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1934-1935 南華一分為二 雛鳳初試啼聲

1934-1935年這屆南華人才過盛,於是再次分兩隊參加甲組聯賽,主力球員那隊叫南華南,二線球員那隊叫南華華,這隊B隊因由較幼嫩的球員組成,後來又取得不錯的成績,報章上出現『雛鳯清於老鳯聲』的標題,所以他們又被球迷稱為『雛鳳隊』[1]
上屆的『三料冠軍』威爾殊陸軍於193411月被調走,由華塞斯陸軍代替[2]。其餘球隊不變。

甲組隊伍有史以來最多,共13隊:南華南、南華華、中華、華塞斯陸軍、蘭開夏陸軍、林肯陸軍、炮兵、西洋會、九龍會、海軍、西警[3]、聖若瑟、香港會。

乙組12:華人球隊有南華、中華、東方;軍方球隊有三隊陸軍 林肯、蘭開夏、華塞斯 以及海軍、工程、炮兵;西文員隊有香港會、九龍會和大學堂。

丙組則11隊:三隊陸軍、勤務 (RASC)軍醫隊 (RAMC)、空軍、軍械隊 (RAOC)、工程、警察 (華警)、西洋會,還有新丁鐵路遊樂會 (Railway Recreation Club)。如上屆一樣,這組別華人球會欠奉。

這屆創辦旭龢杯賽 (詳情見下文),全季錦標賽事於是增至6聯賽、銀牌、國際杯、麗華杯、督憲杯、以及旭龢杯 亦是有史以來最多

南華南以上屆南華正選為班底,再加上從泗水回港加盟的曹桂成,陣容更見完整,在強敵威爾殊陸軍已去的情況下,在這屆甲組中少有對手。19352月尾,即下半季近季尾,左翼鄭季良回星洲加入當地的的中華足球隊,其位置由傷癒復出的葉北華代替。

南華華則以上屆南華乙為骨干,配以楊水益、李碩友等幾名上屆甲組正副選球員,還有原粵警球員李淦[4]、從英國歸來的舊將中鋒曾佐治[5],雖非一線球隊,但實力亦不弱。其中新秀右輔、年僅18歳的黎兆榮更是華人球壇的明日之星。另南華會邀得著名門將包家平於19353月復出,替南華華打天下[6]
球王李惠堂於193437日才從爪哇巴城回到香港[7],可是他於同年5月到馬尼拉參加遠東運動會之後,發現患了病,身體不宜於劇烈運動,遵照醫生吩咐停止足球活動[8],這屆無法再替母會南華效力。

季初南華甲乙組陣容如下:

          南華南                                     南華華                     南華乙

                                                                                        
                                                                                        
                                                                                        
                                                                               
                                                                                   
                                                                               
                                                                 
                                                                    
                                                                
            鄭                                       
        北或季                                  
            良                                       

  後備:鄧日銘 (門將)            後備:              後備:游華泉
              劉慶才                                     楊子祥                     葉觀寧
              
伍寶渠                                                                                                                       

中華會這屆須把七姊妹球場交還地主郭春秧,不得不與香港會合作,借用其球場作為主場,雙方瓜分門票收入[9]。人腳方面,該會獲得考進廣東航空學校[10]的上海名將陳鎮和及星洲華僑徐亞輝加盟,來自該校的還有麥兆漢和李洪清[11],該校位於廣州,故他們得以經常來港助陣,令中華實力有所增強。但後防黃鍚炳是最大漏洞,鋒線亦非最上乘之人選,故仍然未能威脅聯賽榜首球隊。

『老虎隊』季初陣容如下:

                                                                                            
                       殿                                                                     
                                                                                            
                                                                       
                                                                       
                                                                       
  黎                                              
                                    
                                             
  鄧                                
  廣                                 
  森                                

後備:  李國祺 (門將)
黃瑞和
盧漢昌
符家興[12]
鄧廣華
馮擎宇
吳德榮       

衛冕冠軍威爾殊陸軍於首循環中途被調走,取而代之的華塞斯陸軍卻並非強隊,聯賽第一循環成為南華兄弟的天下,南華南及南華華在積分表上雙雙領先群雄。

南華南為聯賽奪標大熱,第一循環保持不敗,曾大勝港會5 : 1大,勝中華2 : 1,比尾隨的警察和南華華少失9分。但季中過後開始走樣,首先險敗於有9名正選球員被調離港的海軍,繼而要廹和華塞斯0 : 0,跟著又和中華1 : 1。雪上加霜的是左翼鄭季良於2月底離隊回星洲。好在雁鴻折翼的南華南反而穩定下來,一直保持榜首的優勢,最後奪得冠軍。

南華華本來於第一循環結束時緊隨於南華南之後,可惜進入次循環之後演出每下愈況,漸漸跌出四強之外,最終排名第6

中華隊一直在中游徘徊,最後只得第7名,但排名已比上屆大有進步。

上屆亞軍聖若瑟這屆走了大小告山奴,立即打回原形,首循環結束時已成為榜尾球隊之一。該隊有華將二人,即門將黃翔及右翼李德琪,然而黃翔於下半季 (19352) 轉會南華華,作為『京江』黃華繼的副車[13],聖若瑟以另一華將曾培福代替。雖然季中獲得4位原威爾殊陸軍球員加盟,表現曾有點起色[14],可是後來頹態重現,季尾最後一場甚至不夠球員出場而把兩分送給炮兵,以致最後只能得到倒數第2位,其入球竟是各隊中最少,似乎没有告山奴兄弟,他們其他前鋒不懂得射門。

新丁華塞斯最初實力薄弱,但經過積極操練,下半季漸入佳境,竟能於以4 : 2擊敗西洋會;強如南華南亦差點陰溝裡翻船,只能以0 : 0廹和。

南華南實力超班,一早便穩奪冠軍,因而在季尾的一些比賽中派出多名副選上陣,不敗之身竟失於弱旅蘭開夏之手,紀錄是1 : 2[15],不久之後兩隊再踫頭,更大敗2 : 6,想不到南華南這屆聯賽唯一的兩場敗仗都是喪師於蘭開夏腳下。

冠軍早已定案,但亞軍卻有3隊爭奪,西警、西洋會和香港會3隊都有望奪亞,西警稍為領先,而聯賽最後幾場賽事至為關鍵。

港會於1935427日以5 : 3力擒西警,而西洋會於兩天後敗於中華2 : 3,形勢對似乎對港會有利。可是51日的一場關鍵賽事中,港會卻敗於海軍1 : 3,失去寶貴兩分。最後西警奪得亞軍,是該隊自1914-1915那一屆之後,再次奪得得聯賽第二名。

隊名
得球
失球
積分
南華南
24
18
4
2
70
30
40
西警
24
12
7
5
61
42
31
西洋會
24
12
5
7
62
47
29
香港會
24
10
9
5
52
48
29
海軍
24
10
6
8
45
34
26
南華華
24
10
6
8
49
51
26
中華
24
9
7
8
58
48
25
華塞斯
24
9
7
8
51
44
25
林肯
24
11
2
11
51
47
24
蘭開夏
24
6
6
12
43
49
18
聖若瑟
23
6
3
14
25
51
15
炮兵
23
6
2
15
37
76
14
九龍會
24
2
4
18
27
65
8
(最後一場由聖若瑟對炮兵的聯賽,因聖若瑟不夠法定人數出場而取消,兩分應歸於炮兵。)

至於乙丙組聯賽則屬軍方球隊天下,該兩組別的前5名均為軍人球隊。
乙組聯賽:

隊名
得球
失球
積分
林肯
22
20
0
2
68
25
40
蘭開夏
22
17
1
4
69
21
35
海軍
22
14
2
6
64
39
30
工程
22
13
2
7
57
35
28
華塞斯
22
10
5
7
53
40
25
南華
22
9
4
9
47
42
22
炮兵
22
8
3
11
38
50
19
東方
22
8
1
13
39
57
17
中華
22
7
2
13
33
49
16
香港會
22
5
5
12
39
63
15
大學堂
22
5
1
16
31
45
11
九龍會
22
2
2
18
14
89
6








丙組聯賽:

隊名
得球
失球
積分
蘭開夏
20
16
2
2
83
22
34
林肯
20
13
3
4
64
25
29
勤務
20
13
2
5
49
38
28
華塞斯
20
12
2
6
57
34
26
軍醫
20
10
3
7
37
35
23
空軍
20
8
4
8
35
38
20
西洋會
20
7
3
10
46
44
17
軍械隊
20
7
1
12
41
50
15
工程
20
5
2
13
22
56
12
警察
20
4
2
14
22
55
10
鐵路
20
2
2
16
21
80
6
(資料來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35-05-13)

中南銀牌準決賽

是屆聯賽冠軍早定,無甚看頭,銀牌賽卻出現激烈競爭,大家拼個你死我活。

在聯賽一帆風順的南華南在銀牌賽有不同的際遇,在復賽階段便以1 : 3被香港會淘汰[16]。其弟南華華實力較弱,廣大球迷和華人球圈人士都極希望球王李惠堂和鋼門包家平復出,為南華華助陣。但為李惠堂診治的醫生指球王身體仍未適宜作劇烈運動[17];包則應邀復出。

雖未得球王復出相助,南華華賴將士用命,仍得以殺進準決賽,卻遇著另一華隊中華。

兩隊實力比較,中華隊後防左後衞黃鍚炳較弱,蓋黃並非十分穩健的後衞,其表現飃忽不定,時好時劣,解圍腳頭不夠,有時甚至會漏[S1] ,但總的來說,中華後防仍然比南華華略佳。中場線中華有徐亞輝、何佐賢,實力遠勝南華華。前鋒則兩隊不相上下。不過開場時南華卓石金因事未能趕到,於是將楊本漢推上前線,以湯坤踼左中場。

比賽於1935317日舉行,賽前輿論一般看好中華隊,但球賽結果出人意表。上半場南華華憑楊本漢接應楊水益傳中球頂入,以1 : 0領先。

下半場接戰僅3分鐘,南華華楊水益底線傳中,中華後衞麥紹漢頭頂解圍不遠,被黎兆榮截獲,趁機射球入網,南華華勝至2 : 0。之後,南華華中鋒曾佐治在中華禁區混戰中,偷得黃鍚炳腳下球,近射入網,南華華勝至3 : 0

不久,中華左中衞何佐賢因侵犯李碩友,被球證驅逐出場。之後,麥紹漢亦被罰離場,中華此時僅以9人應戰,中華球員對於球證判罰過嚴感到不滿,一股怨氣發在對方球員身上。

一次,中華黃鍚炳上前助攻,與南華華鍾輝林為爭球而糾纏時發生衝突,大打出手,其餘隊友亦加入戰團,要勞煩在場警員制止打鬥,結果黃鍾二人又雙雙被趕出場。

最後中華陳鎮和單刀射入破蛋,南華華爆小冷門,以3 : 1淘汰中華,將在決賽中對西警[18]
賽後有華文報章發表陰謀論,認為球證偏袒南華華,因為該隊近況比中華差,這樣做是為西警在決賽開路云云[19]

南警銀牌決賽

南華華淘汱中華之後,在銀牌賽中成為華人球迷的唯一記望,但面對本屆實力大為增強的西警,實在没有取勝把握。在南華會的大力游說下,李惠堂終於答應重出江湖。報章形容李明白『大義在前』,唯有『捨身成仁』[20]

南華華與西警在聯賽兩循環的比賽中都是警察得勝,可見西警實力實在比南華華為強。但南華華邀得李惠堂以及包家平復出,兩隊實力因而拉近。李惠堂賽前一日由醫生替他注射補氣針,幫助他出賽時能有足夠體力應付這場硬仗。他出場踼正前鋒,代替了原中鋒曾佐治,兼任隊長;包家平則代替原門將黃華繼把守大關。

西警方面以一雙後衞最出色,中場線亦甚強勁,其中柏加和布碌士都入選督憲杯的西聯隊,前鋒善於衝鋒陷陣,但在三線中較為平庸。

決賽於1935413日下午41在香港會球場舉行,比賽前幾天春雨綿綿,幸好比賽當日天公造美,忽然放晴,香港會球場全場滿座,氣氛熱烈。當李惠堂帶領南華華球員由更衣室步出球場時,四座球迷掌聲雷動。

雙方出場陣容如下:

                     南華華                            

                                                       
                                               
                                                 
                                                                                                               
                                                                     
                                                  
                                                   
                                                 
                                               
                                               
                                                 
                                                                                                                                                                                    
西警:
門將 柏健氏(Perkins)
後衛 布力般(Blackburn), 施派路(Chris Pile)
中衛 布碌士(Brooks), 哥夫(Gough), 柏架(Parker)
前鋒 地派路(Tommy Pile), 史提芬士(Stephens), 莊士頓(Johnston), 忌連(Green), 摩士(Moss)

開賽後雙方互有攻守,快上快落,西警懾於李惠堂威名,用哥夫布碌士兩人將他凍結,李惠堂雖然功架還在,但久疏戰陣,活躍程度大不如前,南華華面對一貫甚穩健的西警後防,一時無機可乘。事實上西警還稍為佔優,然而南華華中堅林德譜表現出色,破壞西警不少攻勢,而西警前鋒則失機頻頻,包家平又表現穩健,沉著應戰,屢救險球,幸保不失。上半場雙方0 : 0平手。

休息10分鐘後戰火重燃,下半場初段警察猛攻一陣子,但南華華力保不失。南華華逃過大難之後,果然有後福,13分鐘,楊水益在右方帶球挺進對方腹地,然後横傳中路,布碌士中途攔截,但皮球意外地又滾到楊水益跟前,楊離門25碼第一時間撞射,皮球貼地入網,南華華先勝1 : 0

西警失球後立刻狂攻,中鋒莊士頓和左輔忌連先後命射,都被包家平撲出。南華華被攻了4分鐘後,忽然反攻,全場助攻助守均出色的左中衞楊本漢送左翼李碩友一程,李挑過西警後衞傳中,李惠堂在門前飛身剷球入網,幾分鐘內南華華接連射入兩個漂亮入球,領先至2 : 0
連失兩球後,西警破釜沈舟,隊長兼左後衞施派路開上前線,充當左翼,警察果然立刻佔盡上鋒,圍攻南華華,但多番施射都被包家平救出,忌連的一次射門還中柱彈出。最終於完場前一分鐘由忌連接應地派路開出角球迎頂入網,打破光蛋。

經過90分鐘激戰,最終南華華勝2 : 1,贏得第36屆高級組銀牌賽冠軍,賽後隊長李惠堂從輔政司蕭頓夫人 (Lady Southorn) 手上接過大銀牌,頒獎後三呼而散[21]

同一天舉行的初級組銀牌決賽,則由工程在半場落後02的情況下,靠下半場一鼓作氣連進3球,反敗為勝以32擊敗蘭開夏陸軍,勇奪桂冠[22]

旭龢捐杯

19351月足總通過由海軍、陸軍和南華合辦慈善性質的旭龢杯賽 (Kotewall Charity Cup)
羅旭龢爵士

蓋當年足球賽其中一項重要目的是籌款作慈善用途,而要籌款效果好的話,一定要有華隊參與,吸引大量華人觀眾入場,於是華聯經常要肩負此任務,對於華人球員和組織者來說的確是一大負擔。

有鑑於此,黃家駿、李翰淦和炮兵代表菲列活聯名致函足總,提議組織恆常慈善杯賽,並報稱足總副會長兼南華會名譽會長羅旭龢已同意捐出獎杯,以作此用,建議杯賽每年由海軍、陸軍、華聯作三角賽,收入將分撥給慈善機構[23]

19351月足總通過有關建議,成立香港足球的第6個錦標賽,不過參賽隊伍由華聯改為南華[24]。是項賽事正式命名為『南華對軍聯旭龢杯慈善足球賽』,每年由南華與陸軍聯隊和海軍聯隊爭奪,比賽形式是三隊進行單循環賽事,每場90分鐘[25]

此項杯賽第一場於1935324日舉行,由蘭開夏、華斯、林肯和炮兵組成的陸軍聯隊對南華南與南華華組成的南華聯隊[26],比賽在剛於1215日開幕的銅鑼灣海軍球場舉行,由羅旭龢親自主持開球禮。結果陸軍勝54[27]

之後因為各項賽事頻密,第二場賽事遲至54日才舉行,南華以20擊敗海軍,卻因李惠堂缺席而令到華人觀眾卻步[28]

最後一場於512日在銅鑼灣海軍球場舉行,陸軍52大敗海軍,兩戰兩勝,奪得首次舉辦的旭龢杯冠軍。

可惜的是,因為當日天氣炎熱,而且南華於同日在其加山球場與到訪的汕頭隊比賽 (南華賽前拒絶將球賽移師海軍球場與旭龢杯同場舉行),汕頭隊中還有濶別香港球壇多時的梁玉棠,於是華人球迷都選擇看這場比賽,旭龢杯賽因而門堪羅雀,只有約400人入場。這個為慈善籌款而創辦的賽事,首屆可說慘淡收場[29]

是屆總成績:

賽事
冠軍
甲組聯賽
南華南
乙組聯賽
林肯陸軍
丙組聯賽
蘭開夏陸軍
高級組銀牌
南華華
初級組銀牌
工程
麗華杯
西人文員隊
國際杯
中國隊
督憲杯
西聯隊
旭龢杯
陸軍聯


球隊介紹

華塞斯陸軍

華塞斯陸軍全名是皇家威爾殊火槍手 (Royal Welch Fusiliers),成立於1689年,最初稱為第23步兵團。由於是英軍歷史最悠久的兵團之一,所以其名字中『威爾殊』一字用了古老的併法“Welch”

這兵團曾參與差不多所有美國獨立戰爭的戰役。兵團中幾個營於第一次大戰時在法國和比利時前線參與了當時的塹壕戰 (trench warfare)

這次來港的是該兵團的第二營,該營於1899年曾來港駐守 (當時譯作『威路殊』陸軍),並協助鎮壓英國接收新界時在大埔發生的騷亂。

這次該營於19341121日抵步,之前三年駐守歐洲直布羅陀。在該英國海外屬地期間,其足球隊連續三年獲得該地軍方聯賽 (Rhine Army League) 冠軍,1933年獲軍方的總督杯淘汱賽冠軍,其餘兩年為亞軍[30]



[1]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8-11-07
[2] 威爾殊陸軍於19341129日離港赴印度拉雅品第 (今屬巴基斯坦)Hong Kong Telegraph 1934-11-29
[3] 這年警隊開始派出華警參加丙組賽事,於是將全洋班的甲組警察隊稱為『西警』。
[4] 李淦開季後不久便逝世,見《球國春秋》第98頁。
[5] 曾佐治多年前曾充當南華乙組隊的左中衛,亦曾當乙組崇正的前鋒,與李碩友同隊。1930年航海抵英國,加入士加路頓隊訓練6個月,並協助球隊奪得冠軍,見《球國春秋》第97頁。
[6] 包家平於39日參與復出後的第一場賽事 對九龍會的聯賽。
[7] 工商日報1934-03-08
[8] 華字日報1935-03-08
[9] 《球國風雲》第101頁。
[10] 廣東航空學校成立於19249月,由孫中山創辦,位於廣州東山大沙頭革命航空基地,初稱『廣東軍事飛機學校』。由革命軍政府航空局代局長李糜將軍任校長,聘請蘇聯、德國空軍軍官任教官。該校於19366月被撤銷。見百度百料『廣東航空學校』條。
[11] 工商日報1934-09-30
[12] 符家興來自粵空軍,季中才加盟,見《球國春秋》第98頁。
[13] 華字日報1935-02-26
[14] Hong Kong Telegraph 1934-12-31.
[15] 華字日報1935-04-07
[16] 華字日報1935-02-03
[17] 華字日報1935-03-18
[18] 同上。
[19] 同上。
[20] 華字日報1935-04-14
[21] (1) 華字日報1935-04-14(2) Hong Kong Sunday Herald 1935-04-14
[22] Hong Kong Sunday Herald 1935-04-14.
[23] (1) 《球國春秋》第100頁;(2) 『南華體育會史略()』,載華僑日報1970-11-15
[24] 《球國春秋》第100頁。
[25] 工商日報1935-01-15
[26] 工商日報1935-03-24
[27] 華字日報1935-03-25
[28] Hong Kong Telegraph 1935-05-06.
[29] Hong Kong Telegraph 1935-05-13.
[30] Hong Kong Telegraph 1934-11-22.


 [S1]華字日報1935-03-17